资讯中心

Information Center
2020 年四川电力年度交易趣闻
2020-06-12
—— 成都市西点缘电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2020 年四川电力年度交易趣闻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调寄《临江仙》
      5 28 日,随着四川电力交易中心发布了《关于2020 年省内市场化年度交易结果的公告》和《关于2020年月度(月内)交易时间预安排的公告》,四川2020年度电力交易终于落下帷幕。虽然事情告一段落,但是故事一定是要讲一讲的。

第一回   流言来势汹汹,真相石沉大海

20191223日,攀枝花电力用户X公司向四川省电力交易中心行文,举报售电企业公司单方面恶意调高用户结算电价。

根据举报材料显示,C 公司将该用户的富余电量合同电价0.0885元/千瓦时、合同外电价0.12元/千瓦时,分别在6月、8月、9月调高至0.3 元/千瓦时、0.256 元/千瓦时、0.256元/千瓦时,造成了该用户电费损失。

20201191553分,四川电力圈内A公众号发送了名为《四川电力零售市场用电风险启示》的推文,对X公司的悲惨经历进行了详细分析。但是,120日上午,该文即被删除。 随着春节临近,加上新冠疫情突然爆发,本以为此事件会被完全扼杀在萌芽中。哪想到,日,四川电力交易中心刚刚发布《2020 年四川电力交易指导意见》不久,在四川电力交易常用的微信、QQ 等网络通讯工具中,就集中大量出现了《公司不诚信说明》和被删除的推文。这下子,整个四川电力市场圈彻底炸开了锅。 “到底用户电价有没有被修改?到底用户有没有举报公司?” “电力交易中心向省能监办、能源局去了报告,不知道会如何处理这个事?” 当地经委相关科室负责人的女儿在他们公司。据说经委已经出面做工作了。都已经私了啦,把多收的电费退喽。” 攀枝花很多用户都被改了电价。他们有400 多家用户,不知道还有哪些受害者?......
    电力用户和售电公司大量转发上述材料,并在圈内议论纷纷。此事件迅速传播和发酵。 C 公司对此事件的反应也非常迅速。第一时间向四川能监办、省经信厅提交了报告。报告中,公司主要是向政府电力主管部门报告了上述流言,但没提及用户的举报材料和是否存在恶意调高用户结算电价造成用户损失的行为,并强调会采取法律措施追究造谣者的责任。同时,C公司还提供了一份X用户盖章的《感谢信》,以证明C公司和X用户合作友好。

   到底是违反合同和违反交易规则,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恶意调价?还是有机构、有人恶意造谣中伤?总之,我们不知道这起事件的真相是什么?政府有无调查?调查结果又是什么?

 该事件的最新情况:

1. X 公司被要求在《感谢信》上盖章,才能获得退费。而《感谢信》中,X 公司表示会在2020年继续和C公司合作。但是,X公司并没有和C公司签订2020年购售电合同。

2.  C公司向其股东单位报告此事,得到股东单位支持,向所在新区的公安机关就“恶意中伤”进行报案。公安机关询问了先前发送推文的A 公众号运营公司,某用户型售电公司在川业务负责人也由于向用户转发了上述材料被请回去喝茶。虽然......但是......好像也没什么但是。 

第二回   斗转星移巧腾挪,按下葫芦浮起瓢

 四川的铝电交易是唯一不允许售电公司参与的市场交易品种,且低至0.12/千瓦时的交易电价,一直是谜一样的传说。 事实上,四川电解铝产业电价扶持政策是为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在2020 年之前,四川省经信委通常是安排五大发电集团接受铝电电量,并给予额外的丰水期优先指标进行补偿,以减少发电企业接受低价电量造成的损失。这在当时存在大量弃水的四川,发电企业能获得丰水期优先指标,那可是一件大大的美差。 但是,2020 年的一纸文件彻底改变了铝电交易方式。 
   3 月31 日,由四川省经信厅牵头,联合省发改委、省能源局、省电力公司共同下发了《关于加强铝电合作推动落实相关政策的通知》通知要求“年度交易时,发电企业按装机容量占比确定应摘牌电量,作为交易电量下限优先开展。如未完全达成交易,则采用自动出清的方式成交。”文件将原来由五大发电集团分摊铝电电量变为了全网水电按装机容量均摊,且没有丰水期优先指标补偿。
   48日上午9点到12点,四川电力交易中心组织铝电年度专场交易。但是由于五大发电集团在川发电企业的带头抵制,总挂牌电量88.01 亿千瓦时的铝电交易,仅成交了6.59 亿千瓦时,成交率不足7.5%。同时,五大发电集团将四川铝电交易政策向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作了口头汇报。接到上级指示,四川能监办紧急叫停了铝电交易。
 随后,新任省领导在听取汇报时,对此事没有直接表态。在经历了一个月的停摆后,省经信厅组织邀请了五大发电集团负责人座谈,希望各大发电集团理解并支持省上产业发展。 12 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四川铝电进行了第二次专场交易。最后,88.01亿千瓦时挂牌需求,被232家发电企业摘牌,共成交了87.55亿千瓦时,平均成交价0.1136千瓦时。
铝电交易算是告一段落。为何铝电交易会影响如此之大呢?

原来,四川发电企业发电计划分为优先电量和市场电量。其中,优先电量包括优先计划、计划外送。当然,铝电电量由于其特殊性,也可以看成是优先电量。

而市场电量包括常规直购电、战略长协、清洁替代等。一般在优先计划电量落地后,发电企业才能确定自己当年的市场电量规模和各交易品种卖价,以确保全年电费收入能够满足经营目标要求。

而发电企业发现铝电失去补偿后,将造成较大电费损失,唯有采取市场电量涨价的方式来减少损失。因此,以五大发电集团在川发电企业为首的“茶话会”唯有抵制。在抵制无效后,他们就顺理成章地将电价仅次于铝电电量的战略长协交易品种,由2019年报价0.23元/千瓦时上涨至0.24元/千瓦时。

另外,由于中小水电企业分摊了铝电电量后,本就较少的枯水期发电能力被进一步消耗,无力参与更多的市场电量交易,因此中小发电企业只能最大限度力保卖价更高的常规直购电,放弃战略长协、清洁替代等市场品种。甚至,有些中小水电企业必须每月转让优先指标,才能完成市场电量,避免受到高额的每月欠发考核。而五大发电集团均有调节能力的电站,可稳稳当当地在家,把中小水电企业的超欠发指标收入囊中。

因此,在2020 年四川电力市场年度交易公告中,战略长协品种出现了批零倒挂现象。
而中小水电企业的经营效益也将进一步受到较大冲击,亏损面将更大。随着,未来2-3 年,四川用电量继续增长,雅中外送通道投运,省内新增机组仍维持较低水平,那么四川电量供需趋于偏紧状态。可能届时,只有铝电产业能享受四川低电价,而其他产业用户电价上涨将是大势所趋。

第三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26 号,年度集中交易将在当日下午17 时关门。这一天,五大发电集团的市场营销部门口也算是人潮汹涌。一波接一波的售电公司组团前来购电。

 

“这个不得行哦。你们去年钻老K*算法漏洞,把平水期和枯水期电量全部抠掉。我们今年必须执行的是新K*算法。最后K下来可以签到0.25元/千瓦时。

 “你们几家售电体量做的大,最后只能来我们这买电,走得脱?” 经过计算器和电脑键盘一顿疯狂敲击后,售电公司的人一个个脸色大变,赶忙掏出手机,走到过道上给各家老板汇报。

2018 年和2019 年,为了在平台集中交易时,卖方能够掌握买方所挂电量包中丰枯电量比例,交易规则上制定了值算法。这就是所谓的老算法。按照此方法,售电公司将平水期和枯水期将电量放在月度市场上单买,将能够获得一个全年相对较低的综合采购价。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五大发电集团中的交易精英辈出。他们岂能放过这般雕虫小技。于是,在3月的茶话会上,各家约定2020年常规直购电统一按照新K算法进行电量销售,签约电价不能低于0.25 /千瓦时。
  按新K算法,在丰枯电量1:1的情况下进行折算,电厂卖出的批发电价将在0.262元/ 千瓦时。而2020年初,由于增值税率由16%下降至13%,加上“新冠”疫情对实体经济的重大影响,考虑用电企业希望进一步降电价的诉求,几家疯狂的售电公司拼命杀价,造成整个市场零售电价在0.250-0.253 元/千瓦时。

由于四川电力交易市场每年都要拖到下一年开市,因此售电公司代理用户的1-4 月是实用电量。如果售电公司不在年度交易市场上购买此部分电量,那形成的偏差电量将接受高价结算。而2020年,用电侧枯水期超用(少买)偏差电量结算价格为0.4139/千瓦时。 在短暂的汇报后,从下午15 时开始,多家售电公司纷纷妥协,无可奈何地签下了这份沉重的购电合同。 哇!突然一个女子在办公室里放声大哭。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收拾我们呢!女子质问道。原本安静的签字盖章过程,被这个女子的愤怒吼声所打破。 
   原来,N售电公司和D发电企业初步约定购买年度电量38亿千瓦时。但是D发电企业自己下属售电公司突然要求增加电量,造成D 发电企业多家电厂的枯水期发电能力撑爆了。D发电企业只能承接N售电公司11亿千瓦时。

而此时离交易关门时间仅剩不到半小时了。如果不把1-4 月电量买够,那N 售电公司将遭受至少3000 万元以上的损失。 就在这个慌乱紧张的时刻,交易系统突然死机了。交易中心发出通知,“交易延迟

在延长的半小时里,D 发电企业主动帮助N 售电公司协调了其他两家发电企业,分别承接了11亿千瓦时和2亿千瓦时。这样“茶话会”各家成员的常规直购电签约比例基本同步到了可签约电量指标的87%左右。而N售电公司年度电量缺口还有12亿千瓦时,只能通过5-12月的月度交易市场来解决。眼泪解决不了问题,但是有时也能起点效果。所以,不要以为体量规模做得大,你就有资本去争取定价权。售电公司作为新兵,还是太年轻、太天真了。

*新K 算法:k=278.2×1.245×〔5/12-枯水期电量/(枯水期电量+丰水期电量)〕。签约价格=〔(268-K)×(枯水期电量+丰水期电量)+平水期电量×268〕/总电量

*老K 算法:k=278.2×(2/12-平期电量占比)+278.2×1.245×(5/12-枯期电量占比)。签约价格=268-k

2020 年的四川电力交易年度市场,对售电公司而言,是激烈的开始、惨淡的收场。对发电企业而言,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而2020年的月度市场还将继续精彩纷呈。我们一起静待下回故事。

                                        本文章转载于享能汇

欢迎大家踊跃投稿&g

蜀ICP备20004742号-1  Copyright © 2019-2020 西点缘电力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成都乐育